ny
[用户登录] [注 册] [学校论坛]
现在时间是:2024-04-18  首 页 | 信息公开专栏 | 学校概况 | 党务公开专栏 | 文明在线 | 招生入学 | 教育收费 | 师资队伍 | 教育科研 | 学生工作 | 工会园地 | 健康园地
重说理想信念
作者(来源):贺捷生,转于《光明日报》    发布时间:2010-09-03
 

 

贺捷生

 

理想、信仰,今天突然成为一个十分突出的问题,摆在全社会的面前。

社会发展了进步了,信仰何以成为问题被提到人们的精神生活,确实很值得研究。不久前,我看电视剧《潜伏》,国民党天津情报部门的李涯讽刺用情报换美元的谢若林没有信仰。谢若林回答很干脆也很无耻:我有信仰,我信仰生存主义。这就是 说,我为生存活着,只要能活着,其他通通无所谓。无疑,这种观点丢掉了一个人社会属性的责任,剩下的只是自然属性,为活着而活着。让我不可思议的是,我在今天的网上竟然看到了对这种无耻论点的赞同。五十年前,我在北大读书,那时我们也谈理想,也谈信仰,当时我们的中心话题是报效国家,尽快完成学业,投身建设社会主义的强大中国。我们的青春同朝气蓬勃的新中国一样,时时都充满向上的活力。而五十年后今天再谈信仰,心里觉得沉甸甸的——是的,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下,它已经显得多元,显得更趋功利化,当然这种讨论也更具特别的意义。

在有些人看来,在今天这样一个价值多元的年代,我们谈理想谈信仰,似乎很不合时宜。而我看来,信仰不仅是理念和精神,更是人生的指南和人生的最高追求。不论社会怎么发展,不论经济怎么繁荣,即使到了我们成了世界头号经济强国的时候,如果放弃了对理想对信仰的追求,我们的社会同样会走向沉沦和没落。不谈信仰,我们先辈们抛头洒血的光辉人生,他们具有的牺牲精神,就无法理解。我是研究军史的,在中国革命史上,毛主席一家为革命牺牲过6位亲人是社会上都知道的,徐海东大将家族70多人牺牲就少有人知了。

我也想起我家的历史:从我父亲投身革命直到新中国成立,贺龙宗亲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2050人。父亲贺龙在世时,认为满门宗烈都是为国家献身,那是战争和革命事业需要,不必要常提我们自己,所以很少有人知道。3年以前,我女儿为缅怀先辈业绩,自费出版了一本贺氏宗亲英烈名录,社会上才知道这件事。我常想,前辈们这种不惜生命代价的精神为了什么?是为了理想,是为了他们坚守的信仰。可能千百万的普通士兵只是为了有饭吃有田种的最低目标,那么作为党和军队的领袖们则是非常明确的,那就是在中国彻底推翻黑暗的旧制度,实现民族解放和人民的彻底翻身解放。所以他们可以舍家纾难、英勇献身。

去年,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,为缅怀英烈,我不顾74岁高龄,特意回了一次故乡,重访了一个又一个英雄的牺牲地,凭吊了一座又一座烈士陵园。那里有我的先辈和亲朋,我想了很多很多,理想信仰的问题再次撼动我的心灵。在大革命年代,我的小叔叔贺文掌,因参加武装斗争遭敌人逮捕,敌人要贺龙送5万大洋便可放人,但送信人遭到我父亲一顿怒斥,敌人随即将我15岁的小叔叔放在笼屉里活活蒸死。我的姑姑贺满姑,是一个闻名湘西的双枪女英雄,1928年桑植起义后,在当年5月的一次作战中,姑姑被敌人包围,弹尽粮绝时她同她的二子一女同时被捕,敌人对这样一个年仅30岁的女红军用了极刑,姑姑在敌人五马分尸的惨烈手段下英勇就义,至死她都顽强不屈。我的大姑贺英(《洪湖赤卫队》韩英原型)、二姑贺五妹,她俩牺牲在同一次战斗中,同样英勇悲壮。这些烈士,他们为了什么?是为了国家的独立和全民族的彻底解放。有段记载今人或许无法理解:1927年我父亲率兵赴南昌起义前,蒋介石得知消息便开始拉拢他,以500万光洋,外加一个汉阳兵工厂和武汉卫戍司令的头衔送他,企图收买贺龙的一颗效忠心。但这丝毫不能动摇我父亲的崇高信仰和政治理想,他脱下皮鞋穿草鞋,毅然决然率领包括三千湘西子弟兵在内的国民革命军第二十军,浩浩荡荡开赴南昌举行起义,从此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有了自己的一支革命武装。起义之后,敌人出于对贺龙的仇恨,对我的家乡洪家关进行了疯狂的烧杀屠戮。在诛灭贺龙九族,鸡犬不留的叫嚣声中,铲共义勇队清乡队所到之处,十室九空。贺氏族人仅那一次就被杀害了80多人。

我重提这些历史,决不是要重温家族的光荣,而是要说明信仰的力量和理想精神的重要,先辈们如若没有信仰,我们的国家和人民就没有今天。信仰永远都是鼓舞我们奋发进取的精神号角,有了信仰,我们的事业才能发展,我们的国家才能进步,我们的军队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我们也才能真正理解,我们的前辈在90年前,为什么能像雄鹰一样飞到欧洲去倾听大革命的余音流响,飞到苏俄去领受工农革命的风暴?为什么会有一批又一批热血青年抛弃殷实富裕的生活、甚至毁家纾难而走进山林,建立革命武装?为什么一批纤弱的知识分子能组织起千万民众,用热血托起沉沦的大地?包括我父亲在内,他们中的许多人当时可以说都有比较殷实的家庭生活,但他们投身革命义无反顾,为什么?这就是信仰的力量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,缺什么也不能缺信仰。人的生活中,金钱是重要的,但仅有金钱是不行的,崇尚拜金主义同样也会让人堕落。金钱的泛滥能使信仰沉睡,官场的庸俗能使理想失色,市场的失信能使社会畸形。值得注意的是,蔑视理想的拜金主义已经开始并且正在损害着我们社会的健康肌体。在全社会中张扬理想,重塑信仰,建立和倡导一种高尚的社会道德,去和一切腐朽的低俗东西作斗争,是摆在我们全社会面前的任务,所有中国人都应当为此努力。

不久前,中央台播出了一个名为《老大的幸福》的电视剧,去年,还播出过《潜伏》、《人间正道是沧桑》等一批好作品,这些作品都是在更宽泛的意义上讨论理想话题的。这说明一个现象:我们的社会有一大批正直的艺术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、思想家,已经发现了关于信仰的社会问题,他们在用先辈的光荣历史拷问自己,也在拷问所有中国人。

中国人的精神信仰是不能死机的,它应当被激活。我们的文明建设应该有更宏伟更高远的目标,我们应该循着这个目标奋发努力。

 

原载611《光明日报》

版权所有 上海市梅园中学 地址:上海市梅陇路495号 电话:021-64109769 邮编:200237 您是第位登录本站用户